十块可提现支付宝的棋牌

我是歌手:第二季为何不如第一季好看?

时间:2019-12-03 19:00       来源: 未知

  搜狐娱乐讯 (张宁/文)历时近3个月,《我是歌手》第二季【点击观看】落幕,总决赛直播当晚也成就了节目的收视高峰,全国网收视3.24,份额10.47,位居全国同时段第一。从收视表现来看,为节目划上了一个完满的句号。但从影响力、传播度和口碑上看,与韩国原版节目相似,下滑比较明显——为什么第二季只火了韩磊和邓紫棋两个人,却没火一首歌?为什么收视数字呈现•□▼◁▼先高后低,直到总决赛才拉回观众?收官之后,我们回顾整季得失,寻访专业人士给出评鉴。

  就节目本身而言,《我是歌手》第二季的摄像机数量、乐队阵容、音响系统、剪辑密度,树立了行业新标准,极大提升了观众的视听感受。走到最后的7位歌手,因为节目的加持有了很多改变,邓紫棋是最大的惊喜,从小众圈里的实力唱将,一跃成为歌坛“小天后”;韩磊则是“老树开新花”,脱掉了晚会歌手的标签,成为新一代“萌叔”。更不用说,参与歌手经此一役翻番的商演报价。

  乐评人梁欢在评价《我是歌手》第二季时认为,这个节目最好的地方在于其在技术层面更精益求精,把观众的胃口吊得越来越高,“我们习惯了这▪•★样出色的东西之后,就再难忍受足够出色的节★-●=•▽目了,这个节目提高了行业标准,这是它最好的地方。”

  更进一步来说,这种技术层面的改进中最值得说道的是编曲的用心。梁欢谈到,他在观看第二季时得到的乐趣是高于第一季的,原因就在于编曲,“第一季的时候,编曲工作更多是《我是歌手》团队来负责。到了第二季,每个艺人都知道这个平台有多大,他们自己都会找到合作者,曹格是涂惠源,满文军找捞仔,张杰找常石磊,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御用编曲或合作得非常顺畅的制作人,根据自身特点编好后交给梁翘柏老师,这样每首歌出来的效果差距非常大,艺术性和流行性结合得特别好。不像第一季的羽泉,编曲特别流行,只求听众high给他投票。”

  资深娱评人舞美师更多提到的是,《我是歌手》团队细节的创新能力,尤其是在半决赛时加入媒体经纪人设定,为节目提供了一种新鲜的视角。

  乐评人科尔沁夫和梁欢在评价第二季歌手阵容时,都认为韩磊是整个节目中让人印象最深刻的选手,改变了此前对“晚会歌手”的固有印象。具体而言,梁欢指出韩磊的演唱贯彻了“克制是一种美德”,“他的转音一点都不泛滥,只在最后的时候玩一下。”

  《我是歌手》第二季之于韩磊,是把他身上的标签从晚会歌手变成了萌叔,而对于邓紫棋更大的作用是让她一夜成名,把一个歌手可能需要20年去经历的过程,在短短几十周里就经历了。梁欢认为,邓紫棋和茜拉,一个是天赋流,一个是技术流,他们将来可能会面临同一个考验——在你擅长的东西面前,如何学会克制,“邓紫棋你能不能克制那个音不在鼻腔里打一个转,茜拉能不能这个音不要转。她们要会选择什么时候用,什么时候不用,完美不是不能加再多,而是不▲=○▼能再减。”

  相较而言,梁欢指出曹格最幸运,其他歌手都拼死拼活唱9场,他唱3场就决赛了;品冠挺可惜,他不太适合大场面,唱小场子多了,没法把握大场面的唱歌技巧。

  谈到张杰,大多数人的印象都停留在网友对其时尚品味的调侃上,对其歌唱实力的了解甚少。《我是歌手》之于张杰最大的意义在于对他的“去标签化”。梁欢就认为张杰是第二季里被低估的一个,“张杰在过去十年时间里被网友调侃,通过《我是歌手》他受益很大,真的让很多人改变了对他的认知,而且我们回过头来想,在年轻一代歌手里能达到张杰这个成就的,确实没有,找不到第二个。”

  如果说曹格和邓紫棋在节目中追求或体验到的是被更多人认识的过程,那么张杰被节目赋予的是让更多人改变对他固有认知的机会,而改变大众对一个人的标签是最难的一件事,梁欢评价:“张杰通过这个舞台拿到了他真正想要的东西。”

  但张杰的问题也经由这个舞台放大。梁欢举了个例子:“每次我特别想夸张杰的时候,他都会习惯性在这首歌的结尾处加一个yeah,拖一个长音,然后我就把要夸的话吞回去了,这是歌手的个人习惯。长达十年,在我们看不见的地方,他有不知道多少场演出,最后这么一个yeah确实会给他带来观众的掌声,时间久了他自然会养成这样一个习惯,这种习惯带到舞台上,时间久了之后会产生变化,对歌手而言他也需要花时间去更正。”

  而对于这个yeah的糟糕之处,梁欢这样解释:“我记得•☆■▲他两个yeah,一个《回•●到拉萨》,一个是《Just the △▪▲□△way you are》。这两首歌的演唱已经很完整,在yeah之前的句尾已经回到这首歌的真音上,从听众的听觉系统来说,回到真音就代表了一个非常完美的结束,这是人耳决定的。但张杰每次演唱还要人为地去加一个长音,这给听众带来的是一个重复的感觉,从歌词的角▲★-●度讲没有实际意义,从结构的角度上讲我也不觉得加一个yeah能让这个歌曲更完整。”

  对于此后的发展,梁欢认为:“张杰迫切需要的是热门的单曲,才能奠定他在歌坛的地位。他之所以被很多人调侃无视,是因为他现在最热门的歌曲也没有达到大热单的地步,在作品上他需要更多努力。说个残酷一点的比方,再过20年,彭佳慧不会被太多人记住,因为她没有太出色的作品,但我们一定会记住唱功并不好的五月天,因为他们真的有太多太多被人记住的作品。对一个歌手而言,作品是更重要的。”

  从第二季和第一季CSM48城收视对比来看,第二季收视率虽然在整体上高于第一季,但从第四期开始一直到半决赛收视表现大多不如第一季,尽管第二季总决赛直播较之半决赛收视有了大幅提升,但比之第一季的收视记录,还是存在一定差距。加之,第二季放在周五黄金档播出,第一季只是次黄档,所以从整体收视走向来看,第二季影响力有所下滑。

  这种收视效应体现到节目里,就是第二季没有出现一首真正意义上金曲,即使是邓紫棋的《泡沫》也没有红到“烂大街”的地步,韩磊对新歌的◆▼贡献寥寥。即使有《时间都去哪儿了》、《夜空中最亮的星》等热门曲翻唱,也没能让老歌重新成为热门。

  以首发阵容来分析,第二季就比第一季逊色不少,实力唱将级别的只有韩磊和邓紫棋,张宇充其量是靠卖萌、周笔畅是自身拼命撑到最后。

  从冠军之争来看,13期节目里基本就是韩磊和邓紫棋轮流夺冠,邓紫棋拿了4次,韩磊拿了3次,张杰、罗琦、韦唯各拿了一次,但罗琦和韦唯的冠军与其说是实力,不如说是天时地利人和。相较之▪▲□◁下,第一季的冠军争夺战明显更崎岖,也充满了戏剧冲突,前有齐秦和周晓鸥角色互换,各拿一冠的局面,后有林志炫、黄绮珊后来居上各夺三冠,作为歌王的羽泉也在比赛过程中夺得过两冠。

  从替补阵容来看,第一季有林志炫、杨宗纬这等劲敌,也有彭佳慧这样的实力强劲的保级选手。而第二季的替补阵容里,除了茜拉走到最后,品冠、满文军、动力火车等都遭遇了尴尬的一轮游。究其原因,梁欢剖析:“一方面是歌手本身的状态难以预测,很多歌手是活在唱片时代的,他们可能在90年代的时候特别红,但90年代录音的状态决定了他们唱现场就是不行;还有一种情况是,歌手以前真的是有非常强大的现场实力,但是随着年龄的增大,声带开始老化,张宇就是典型的例子,而韦唯则很明显是疏于练习,技巧在不停退化,这些情况都导致歌手状态起伏非常大,一轮游了。”

  从歌手类型来看,第二季少了彭佳慧、杨宗纬这样情感表现力出众的歌手。梁欢分析:“第二季歌手把精力更多放在营造情境感和整体性上,比如说周笔畅和张杰,演唱上会有故事情境的设计,延续一个整体风格。我举●个例子,两个歌手发了专辑,A歌手的一首歌中了,类似《可惜不是你》、《我的歌声里》这种级别的歌,B歌手的专辑是一个故事性的专辑,发了十首歌去描述一个整体理念和故事,对大众而言肯定是A歌手更好,因为A歌手有首歌我听过,但是从一个从业者角度来讲,A和B谁带来的乐趣更多,还要看作品本身。”

  就作品本身而言,第二季并没有类似第一季里林志炫翻唱的《烟花易冷》这种传唱度很◇=△▲高的热门单曲。邓紫棋的《你把我灌醉》、韩磊的《送别》虽然有一定传播度,但远未达到“烂大街”的热度。梁欢认为,这不能怪歌手,更不能怪听众,只能说大家接受东西需要机缘巧合,“我举一个很简单的例子,在我听来,曲婉婷有无数首歌比《我的歌声里》好,但惟独这首歌火了,你没有办法解释这个事情,这是一个机缘巧合。”

  资深娱评人舞美师认为第二季的一大问题在于,洪涛团队对模式研发及理念理解方面欠缺了工夫,尤其是复活赛堪称最鸡肋的规则设计,“复活赛会让PK的刺激度降低很多,既然被淘汰了还有机会回来,那么在宣布名次时还紧张个啥?就不能给机会,这样才更刺激。”

  舞美师还谈到,湖南卫视几乎所有团队对模式节目的驾驭能力都有限,比如《奇舞飞扬》和《谁与争锋》,内容上都非常精彩,为什么没人看?原因就在于节目模式太弱,没有通过设计,形成鲜★◇▽▼•明的节目气场,满足观众对一档节目的娱乐、情感、悬念、刺激、趣味等多元要求。

  从韩磊的无悬念夺冠,赛程中途乏力,缺乏热门单曲,种种不足导致了大多数观众对节目的观感——第二季没有第一季好看。至于为什▼▼▽●▽●么,或许可以从以下两方面来分析。

  舞美师认为,第二季不如第一季好看最关键的原因在于歌手的人选,毕竟模式已经不新鲜,保持热度的关键在于歌手。“第一季★▽…◇有齐秦,后面替补的有林志炫,第二季没有一个类似的压轴大牌。要是第二季有周华健或林忆莲这个级别,对乐坛有贡献且能引起一代人回忆的歌手,第二季在收视和影响力方面就更能保持水准。我们看这个节目并不是要听过气歌手唱歌,那很没意思。此外,首发阵容一定是观◁☆●•○△众最关注的,我们很失望的是,看到很多同类型的歌手,包括韩磊、韦唯这种晚会型歌手,这就是选人上最大的问题。运气比较好的是,出来一个邓紫◇…=▲棋,如果没有邓紫棋这样一个新生代接替黄绮珊那个位置,基本没什么味道。”

  在第一季已经形成强大品牌的情况下,第二季的歌手阵容反而欠奉,舞美师认为并不是湖南卫视请不来,而是他们不愿意花钱,“江苏卫视的《全能星战》跟《我是歌手》差不多,但他们就愿意花钱,砸钱一样可以把陶喆、孙楠等大牌请来。”

  舞美师提到,不愿意花钱请大牌是湖南卫视的一贯作风,他们需要把主动权控制在自己手里,“一个强势的平台、强势的总导演、强大的节目,一定不会在很多方面低头,特别是在花钱这块。之前金秀贤是要出现在《快乐大本营》的,但韩国方面开口要300万,《快乐大本营》不想开这个先河,因为“快本”没有一个明星是给了钱的,湖南卫视不想开这个先例,哪怕就是10万都不给,后来江苏卫视就抢过去了。”

  梁欢总结,第二季的一大问题在赛制上。“邓紫棋在唱一两首歌的时候,我们惊为天人,但是从第三场第四场我们会越来越疲倦,以至于最后邓紫棋出来唱歌,她的声音是什么样我们都知道了,她会怎么唱我们也知道了,是邓紫棋越唱越差吗?当然不是。随着时间推移,她对舞台越来越熟悉,其实唱得越来越好了,只不过观众厌倦了而已。我想整个第二季跟第一季比也是这样,第一季给人感觉是惊艳,第二季水平没有退化,反而我觉得在编曲上进步更大,只不过观众有了一个审美疲劳而已。”

  同样的,这个模式问题也给第一季度另一档音乐节目《中国好歌曲》诸多困扰。舞美师谈到,《好歌曲》在收视表现上高开低走,就是源于它完全复制了好声音模式,但在节目看点上设计不足,“《中国好声音》最早是靠转椅吸引眼球,之后有流行曲目、选手故事、导师PK等诸多看点支撑才让收视越走越高。”

  而且《好歌曲》的赛制到了后头,更多的是看导师点评选手表◆◁•现,而且点评之专业也容易让专业素养不高的观众失去兴趣,梁欢表示:“如果我不是音乐圈的人,连续听到三个不懂的名词,我可能就已经对这个节目失望了,我会有很大的挫败感,感觉我是个傻子。而且导师们对歌手的改变,没有特别高级或不可逾越,反而是《我是歌手》里乐队的编排,让我觉得听了一遍还想再听第二遍。”

  在韩国,《我是歌手》原版节目第一季爆红,第二季平淡收场,第三季几乎悄无声息。吸取了前两季的教训,湖南卫视的《我是歌手》接下来的路该怎么走?第三季要拿出什么样的阵容、多大程度上的创新,才能满足观众越来越刁钻的胃口?

  舞美师提议,首发阵容至少要有两个经典到能唤起一代人回忆的歌手,比如周华健、林忆莲、苏芮、杨钰莹等压轴怀旧歌手。

  科尔沁夫则从类型搭配上下文章,建议首发阵容3男3女配1个乐队,其中“老”歌手3人,如谭咏麟、赵传、常石磊等,代表时代;港台歌手3人,比如张曼玉,代表新生★△◁◁▽▼力量;其他地区1人,可以效仿第二季的茜拉,把眼光放远,如Rain、权志龙等有意在中国发展的韩国歌手。

  梁欢更希望看到曾经在《声动亚洲》中出色演绎《洋葱》的选秀歌手孙伯纶参与进来,角色媲美第一季的杨宗纬。

  舞美师认为《我是歌手》第二季背后的导演团队虽然在内容细节创意上很拔尖,但对于模式理念的理解上存在偏差。第三季如果要做,在节目核心不变的前提下,多一些增设媒体经纪人的有益变动,少一些复活赛这样的鸡肋设计。以一个更好的模式去营造满足观众娱乐情感悬念或刺激真实诉求的节目气场。

十块可提现支付宝的棋牌